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心情随笔 > 文章内容页

那些坚韧而悲壮的生命随笔

来源:365bet 日期:2019-09-04 14:35:01 分类:心情随笔 阅读:

  踏着送走秋天的丝丝阵雨,我又重返了那片土地;我灵魂的来源,我四肢与血肉的母亲,在无数个梦中出现的广阔黄土地。八九月份的时雨,笼罩着一年四季本就隐暗干燥的黄土高原,太久没有受到滋润的土地,激起一层细细的水珠,在空中如梦似幻,却没有江南水乡的那份少女桥头撑伞的温婉和兴致。饱经苦难的少年,我知道,面临的却是洪涝大旱和近乎残酷的严冬,远处朦朦胧胧的田地里,几头人影一深一浅的动着,是田里劳作的农民,忽地,我的心好像被什么哽住了。雨绵绵,阻挡了我伸向前去的脚步,雨的那一头模糊不清的人影,竟显示出几分别样的悲壮。

  泱泱古国,颗颗粟米,幽幽豆升,青灰色的色调是农耕文明的颜色。往前追溯,直到农人们深弯的腰背,褐色的皮肤,晶莹的汗水却混和成了一片土黄,深深浅浅的沟壑,是你们用日夜星辰书写下的文章,高高低低的苗哇,是他们用血汗和泪水描绘出的画卷。五千年文明,四千年农耕史,中国农民弯下云四千年的腰,竟是这般的硬朗,春种秋收,千万粟米倒进了国库,而你们却何时曾得到半点余粮的恩赐?古代官员的俸禄,一斗一升的青黄米粒,那是你们,被王权重视而又忽视的农人们,那土地一段开裂的双手所种。“四海无闲田,农夫犹饿死”,那归根于无的森森幽骨,仿佛完成了一代一代延续的使命在仰天长啸四千多年之后,重归于死亡一样的寂静。

  躬耕西畴,植仗耘耔,权力机关或无趣或黑暗的生活带来了一批“归隐者”,归去来兮,胡为乎,遑遑欲何之?

  我们唱着这样的歌,或隐居或在留恋于官场和抱负之后的重返那被痛骂过无数次的樊笼。你们抬起头,望望这些大人物,又无奈地摇头、战乱、税赋、徭役、旱灾,是你们无法逃脱的樊笼,没有人想过扔下锄头,抛下一切,没有人试图暴跳起来,像暴君一样反抗什么。默然,你们不发一言地拣起犁头、锄头、背起竹筐和斗笠,一锄一挖地,充当着稳定的棋子,如二月黄牛坚韧不拔,心无旁骛的前进在土地上。

  仿佛一夜之间进入了新天地,又仿佛还是昨天的那个世界,你们脸上的坚毅沉稳与平静不曾改变,你们深深弯下的腰背不曾直起,面对质疑,面对讥讽,面对同伴们的逃离,你们不曾动摇过半步,终于直到有一天,当机械的不和谐音,第一次打破了田园宁静,当搬迁队的刺耳尖叫第一次闯入你们的生活,当因为耕耘收获过度而烂在地里的作物第一次进入你们的视线,那盛满了四千年辛酸泪水的眼泪终于滴下了一滴,你们面向即将沉下去的夕阳的背影竟是如此悲壮。

  时雨绵绵,我捧起青色的谷栗,祭奠这片黄土地上坚韧而悲壮的那些生命。

X

打赏支付方式: